>

回望孔子

- 编辑:金沙js娱乐场官方网站-金沙jsa娱乐场 -

回望孔子

儿时生活的城市,原本有一座气势辉宏的孔庙,但在“破四旧”运动中被铲除得只还剩下了一座空荡荡的大成殿。那殿宇很是高大,顽皮的我们竟冒着危险从窗棂攀附上到房顶的回廊,去那雕梁画栋的檐下掏鸟窝。站在孔庙的房脊上,远望蓝天,一颗少年的心随那鸟儿的翅膀在飞翔,这少年并没有意识到中国数千年的文化就被他踩在脚下。

少时初识孔子缘于文革的“批林批孔”,说是林彪信奉的“克己复礼”出自孔子之口,“复礼”就是“复辟”,就是恢复旧制度,就是让人民“吃二遍苦,受二茬罪”。在我的记忆里,孔子的形象是一个枯瘦潦倒的老头儿坐着一辆破烂的牛车周游列国,他在宣扬那没落的礼教,却又四处碰壁。有句形容孔子去世的话至今残留于心中,“如丧家之犬一样的孔老二带着花岗岩脑袋见周公去了”。我的少年时代是崇尚“法家”的文革时代,“儒”的概念不是儒雅,而是腐朽。儒家代表的是有违历史前进的那个阶层,儒士们螳臂挡车,所以活该要被秦始皇坑杀。儒家经典《论语》当然就是一部不能翻看的毒草啦。

生活在距今2500年前的孔子是儒家学说的创始人,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史全凭孔子的学说在作精神支撑。当年孔庙遍布全国,孔子是全天下读书人的“至圣先师”,“忠孝仁义礼智信”是过去中国人做人最起码的道德标准。一百年前,立志振兴中华的康有为在仔细研究了西方文化后得出结论,西方之所以强大是因为他们有信奉的国教,他们的精神被国家教义所统领,所以他们才有奋发图强、富国强兵的动力。于是深具忧患意识的康有为创立了“孔教会”,他一生都在致力宣传要把“孔教”定为中国的“国教”。但不幸的是“孔教”却被一个想当皇帝的野心家利用了,这个野心家就是时任民国大总统的袁世凯。袁大总统颁布了“祭孔令”,规定孔子生日为“圣节”,他要用孔子的学说来“统一思想、拯救社会”,要以“忠孝节义”为立国之精神。但袁世凯在“陈兵夹道”于曲阜祭拜了孔圣人后就脱下了伪装宣布称帝,后来在全国一片反帝反复辟的讨伐浪潮中,这位洪宪皇帝死了,连带着“孔孟之道”也死了。在那个多事之秋,以胡适为代表的中国文化人,在接受了西方现代文明后,看到中国的孱弱和落后,不竟拍案而起呼出了“打倒孔家店”的强劲之音,就连鲁迅先生在《狂人日记》中也怒斥“孔孟之道”是在“吃人”。两千多年来,儒家的礼教维系了人们的宗法关系但也束缚了人们自由的思想,于是,一百年前的那场新文化运动就将儒家学说彻底推翻、打倒和摒弃了。

一百年弹指而过,在电视传媒占据了人们精神生活的信息时代,一个叫于丹的女性在央视“百家讲坛”用现代人的语言和思维在讲述着孔子的《论语》,她温文尔雅的只用了七天时间,就把历朝历代都有大学者穷其一生在研究注疏的一本小册子《论语》给大众讲透彻了,听得那被现代文明困惑迷顿的今人是欢欣鼓舞。《于丹论语心得》一书竟付印百万册,卖得中华书局的老板是眉开眼笑。于丹红了,《论语》红了,孔子当然也红了。这不由让我想起了曲阜孔庙里的那株“孔子桧”,相传该桧柏为孔子亲手所栽,又称“先师手植柏”。说是该树荣多少年,又枯多少年,有天灾人祸则死,遇繁荣昌盛则生,其间不知死去活来几多回?孔子门生辑录老师的日常教导为《论语》,这本小册子曾被誉为“半部可治天下”。在它沉寂了一百年后,今天的中国人再次从故纸堆里将起拾起,这才发现,二千五百年前生于春秋乱世的孔老先生早就料定了龙的传人在未来这物欲横流时代的迷茫人生。孔子说:“仁者爱人。”爱别人就是爱自己,但我们关心自己却多余关心他人。孔子又说:“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可我们在当今社会却有着太多的忧虑、太多的疑惑和太多的畏惧。孔子还说:“自古皆有死,民不信不立。”但我们却看不透生死、看不透得失、看不透荣辱,我们的精神却像荒郊野岭上飘荡的游魂。

二千五百年前的孔子在哀叹“礼崩乐坏”,我们今人却也在说“人心不古”。当我们在这个中华五千年文明史中最为繁荣的时代不断追求物质享乐的时候却忽然发现,我们没有了精神世界的根基,我们失去了纯真和浪漫,失去了快乐、失去了信仰,失去了千百年来维系我们奋发向上的一种道德标准和做人的基本原则。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人还需不需要孔子的学说,还需不需要《论语》,我们还应不应该从新认真地来思考一下什么叫“忠孝仁义礼智信”?同样是在一百年前,有个名叫庄士敦的外国人曾说过,“中国人如果不崇敬孔子,不诵习孔教之奇经伟典,就会成为中国人之祸害。”庄士敦是末代皇帝溥仪的老师,他见证了中国人推翻封建帝制的那场惊心动魄的革命,他离开中国后到死一直都在诵读着孔子的著作。伟大的哲学家罗素在研究了中国的儒家学说后曾对身边的人说过这样一句话,“中国儒家的孝道比起我们西方流行的爱国主义来它的危害要小得多”。

封建帝王崇尚孔子,他们还知道处处标榜以“仁义治天下”、“以孝治天下”,当今天下该以何策治理呢?孔子早就说过,“治理好一个国家不外乎作到三点:一是富国,二是强兵,三是取信于民,让民众有奋发向上的信仰,而最重要的却是要树立一个民族的道德理想。”理想在哪里?信念是什么?道德哪去了?当今社会的民众却是困顿至极。

回望孔子才发现,我们今天的困惑他全知道。

大哉孔子!孔子大哉!

图片 1(曲阜大成殿/晨风飘扬摄影)

本文由生活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回望孔子